彩霸王论坛免费资料

484848王中王一吗中特Company News
融资缩水50%,青少题材空白,国漫的春天有多远?
发布时间: 2020-01-05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在过去几年中,嗅到国漫前景的视频平台已累积了大量的项目,加之寒冬期开发项目的谨慎,对于无视频平台独播项目的动漫公司而言,番剧制作的门槛无疑更高。若森数字的《画江湖》系列目前也在从全平台播出转向少数大平台统一播出或单一平台独播,这样平台配比的支持也会更加有效。

不过,这样的成绩在部分从业者看来并不能算作是突破,只是国漫发展至今稳定前行的状态。“行业寒冬如动漫行业而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10年前,即便没有寒冬的概念,也几乎看不到多大的希望。”有从业者对娱乐资本论说道。

因此,自创或非知名IP需要先在平台铺流量,才能保证进入院线时不至于无人问津。比如今年的《罗小黑战记》此前就已有多部番剧及电影做铺垫。

《白蛇缘起》的制片人崔迪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预言家游报,与编剧的前期沟通是非常重要的,创作者需要帮助编剧将想象剧情并将其视觉化,编剧深入前期更有利于整个工业化流程。但在做《白蛇缘起》时,寻找编剧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

预言家游报通过与多位从业者的对话了解到,受平台自审改为广电审查的2019年新政影响,如今多数动画公司都减缓了项目开发的频率,不敢盲目触碰新内容。

爱奇艺副总裁杨晓轩也曾在10月份接受娱乐资本论采访时透露,明年爱奇艺动漫会挑战更多风格化的内容。比如男性向的悬疑探案类、女性向的仙侠类,以及大众向的搞笑无厘头类。

娱猫的CEO徐杨斌于今年12月初正式成立了东布洲国际动漫展,并将举行了8届的独立动画电影论坛合并。据独立动画电影论坛的发起人皮三介绍:“举办该论坛本身是没有盈利的,目的就是为从业者提供交流及作品露出的渠道。”独立动画也的确可以诞生人才,比如《哪吒》的导演饺子之前就是做独立动画出身。

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预言家游报在采访的过程中了解到,从业者们虽认可《哪吒》是一部很优质的动画电影作品,获10亿甚至20亿左右的票房都是情理之中,但50亿的确是始料未及的。这与同档期电影遭遇撤档、宣发效果好等元素都有一定关系,不排除偶然性的存在。

根据MOB研究院在今年8月份发布的《2019动漫行业研究报告》中的数据显示,自2015年《大圣归来》、《狐妖小红娘》等精品国漫电影及番剧逐一走向市场后,动漫行业的融资数量及金额极速上升。直至2017年,全年共有145家动漫公司获得总计180.2亿的融资金额。

庞大龙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预言家游报,目前自创IP试水动画电影几乎没有投资人愿意入局,失败几率高。即便想打口碑牌,在每月几十部真人电影新片上映的情况下依然会很快被淹没。且大概率会是在影片的声量尚未累积起来时,就已经在影院下线了。

若森数字副总裁庞大龙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预言家游报,过去《画江湖》系列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动漫与游戏的联动,但受游戏政策影响,《不良人3》已经更新完毕,与其搭配的游戏版号审批却滞后了。导致二者无法在同档期内联动营销,变现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

部分如绘梦动画、视美经典等头部被投企业,因享有平台的优先开发权而不惧寒冬。而曾经以制作效率为所长的若森数字、中影年年等动画公司则因难以延续边制作边播的模式,受波及明显。

不过,今年的动画电影市场带给行业的触动也是毋庸置疑的。比如保持每年推出一部院线电影的追光动画,过去几年制作的《小门神》、《猫与桃花运》等电影均表现不佳。但在《白蛇缘起》的开发过程中,追光动画有意识的考虑到电影的工业化流程,如年轻向的定位,强烈的情感输出,水墨风格与3D融合的画面等。

这导致市场上真正的成人向动漫缺失,与此同时,优酷少儿总经理廖怀南也发现,因为当今动漫市场发育程度的关系,国漫市场上为9-16岁的青少年开发的作品也是空白的。于是,平台针对不同群体的动漫作品布局也制定了后续的计划。  

廖怀南告诉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预言家游报,阿里系文娱生态将在明年全面布局9-16岁青少年向的内容,其中就包括动漫板块。目前,优酷少儿已经立项的青少年向、少儿向的动漫作品共数十个项目,其中就有一部面向男性少年的作品将围绕嘻哈说唱元素展开,讲述青少年成长奋斗的故事,且会在作品中避免恋爱、暗黑等属于成人世界的内容。针对9-16岁的女性群体,优酷少儿也会有相关的歌舞、偶像等题材的动漫作品。

论坛的三位策展人皮三、陈廖宇、于洲在与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预言家游报的对话中表示,过去独立动画人生存艰难,但现在已经可以达到良性的收支水准。若是制作一个标准水平线上的独立动画,成本既不高,又可以在比赛中获取奖金或播放版权费,甚至比尾部的商业动画制作团队要舒适的多。

不过,政策带来的影响利弊相依。2018年左右,动漫市场节奏加剧,平台需求量大,从S级到ABCD级的项目通通塞给制作公司,从业者手忙脚乱。而如今节奏减缓后,反而洗刷掉了行业中的许多泡沫。

据雷报报道称,截止到本月,2019年的动漫市场仅有40起融资事件,与去年相比缩减一半。显然,在政策的施压下,如今的资本入局已然更加谨慎。

在此状态下,开发独立动画也将成为从业者们新的试水方向。据徐杨斌介绍,东布洲国际动漫展将在明年逐渐搭建起完善的项目孵化基地,适合开发的优质动画作品也会陆续开发。追光动画联合创始人于洲也表示会在独立动画电影论坛中挑选合适的项目进行后续的孵化事宜。

诚然,2019年的国漫市场让观众看到了行业的突破与未来。与此同时,政策和环境的施压也让行业不得不顺应风向做出调整。有些措施是无奈之举,也有些会是新的探索方向。政策突袭纵然另人头痛,但这也是行业发展及流程规范道路上的必经之路,这更需要从业者们冷静面对,全心打磨作品,以镇定的姿态面对下一个风口的到来。

政策风口下,危机四伏的番剧市场50亿《哪吒》现身,2020年的动画电影依然没有定心丸题材受票房及政策限制,部分年龄向作品缺失,平台布局能否挽救人才缺失成动漫行业顽疾,挖掘及培养人才能否解决根本问题

不过能够顺利在寒冬期迎风前行的前提是,制作公司此前已积累了与视频平台合作的S级项目。比如获腾讯融资的视美经典将在接下来两年内陆续上线《魔道祖师3》、《民调局异闻录》等动漫作品,获腾讯与B站投资的绘梦动画也在上个月的B站国创发布会中官宣了将在2020年上线的作品《天官赐福》。

今年暑期档,《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全网热议下斩获近50亿票房,在全年国产电影票房榜中排名第二,并成为了中国动画电影史上首部突破10亿票房的作品。另外,年初的《白蛇缘起》,9月份上映的《罗小黑战记》也先后取得了票房过亿的成绩,且同时赢得高口碑。

多名从业者表示,因番剧的产量越来越大,S级以下的内容对平台而言已经没有吸引力。加之番剧项目盈利愈发艰难,越是低级的项目越难看到希望。因此现在鲜少有公司会再去触碰S级以下的项目,这反而留给了创作者们更多思考和学习的空间。

截图来源于国漫《罗小黑战记》

不过平台及制作公司的意识及动作也常常跟不上政策的脚步。如今玄幻、鬼怪等题材成为敏感向内容,已被从业者们竭力避免。与此同时,广电审核作品的标准也经常令制作者们意想不到。比如有些设定是面向成人的动漫作品中出现“鬼怪社会组织”等元素,会被要求调整。因为在部分审查者的意识中,动漫的受众群体还是以未成年为主,因此会要求制作公司调整为适合全年龄段观众观看的作品。

纵观这几年行业内高声量的动画电影,除《熊出没》一类的少儿动画,《大圣归来》、《白蛇缘起》、《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影片,其主角均是传统神话中的经典人物,这也意味着在短期时间内,能够成为爆款的动画电影题材是受限的。

无论国漫市场在2020年将会迎来怎样的风口,在多数动漫从业者看来,人才的缺失依然是行业需要解决的一个重大难题。事实上,近几年行业对人才的挖掘与培养也愈发重视,尤其是在产业需求量越来越大的当下,人才更是不可或缺的。

2019年的番剧市场并无大事件发生,但动画电影行业则产生了里程碑式的突破。

截图来源于国漫《罗小黑战记》

当然,这一年中行业内也有好事发生。如视频平台减少了对S级以下动漫项目的开发,精品化番剧占比更高;追光动画经过了三部电影的失利终于在年初推出豆瓣7.9分的《白蛇缘起》;暑期档的一部《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高达50亿,更是让不少观众相信国漫将就此迎来新的里程碑。

诚然,2019年的国漫市场福祸相依。在不少从业者看来,国漫近几年的精品量逐年上升,用户数量稳定上涨,仅用了四五年的时间就追赶了海外的十几年,其发展效率毋庸置疑。这也导致在动画市场初见成效时,不少企业及资本对该行业一度非常看好。而经过政策和大环境的洗涤,2019年的国漫市场则彻底冷静了下来…

除了院线动画电影对题材有所限制之外,番剧市场更是面临着严重的问题。过去几年,国漫一度被批题材扎堆、画风同质化,而如今各个平台已经有意避免此类问题的出现。比如B站目前已经投资、参与出品或购买的国漫项目超过 16 个品类和题材,爱奇艺动漫则着力布局男性向及女性向作品。

显然,即便《哪吒》的成功让从业者及观众看到了国漫市场更多的可能性,但这是否意味着动画电影将驶入下一个里程还有待观察。

受审查制度的影响,2019年的番剧市场产生了一系列制作及盈利模式上的变动,但单从项目的落地情况来看,今年的《四海鲸骑2》、《魔道祖师2》、《灵笼》等多部动漫作品依然获得了高口碑。根据豆瓣显示,2019年8分以上的国产番剧共有23部左右。国内最大的二次元社区B站的国创区总播放时长破 3 亿小时,同比去年增长125%

另外,也有不少从业者发现今年入局短视频平台的动漫作品越来越多,比如爱奇艺的《四海鲸骑》、若森的《画江湖》系列都有开设了抖音账号,专门发布剧情前段并加以剪辑配乐渲染气氛。但目前短视频的动漫内容还尚未成型,在2020年或许会有新的发展趋势。

目前国内能够实现工业化闭环的制作公司并不好找,各项成绩都很优异的《哪吒》背后更是历经两年的剧本修改、三年的制作,以及60多家制作团队和20多家特效团队的协作。但《哪吒》在创作期间所走的弯路其实也是对动画电影工业化流程的探索,可距离稳定模式的形成还有待时日。动画电影行业还需要稳定的创作环境和市场需求,这也是许多从业者无法乐观的预测中国动画电影在短期内的走势的原因。

另外,B站今年发起的“小宇宙新星计划”也同样在挖掘优质的独立动画。如今,整个动漫产业的规模在扩大,IP不是唯一的出路,鼓励原创动画的动作也会越来越多。不过,这也并不能解决大部分的人才缺失的问题。事实上,动漫行业不仅缺乏创作口的人才,工业开发、后期制作等领域的人才也同样不足以应对市场的发展需求。这也让从业者们感到颇为无奈。

这目前依然是行业的弊端。《大圣归来》制片人刘伟在东布洲国际动漫展的论坛上表示,动画电影工业化的核心应该是人,国内的动画电影导演总体偏作者性,创作本身更加主观,其创作方法论在工业体系当中可能会存在较大的冲突和矛盾。因此,作为制片人或者编剧要深入创作者的意识中去,了解其创作的流程和核心是什么,才能完善可执行的工业化流程手册。

为了迎合市场,企业及平台也顺势做出调整,或转型新领域,或布局新内容。2020年的动漫市场究竟会如50亿的《哪吒》般令人惊喜,还是会受政策影响而止步不前?这篇文章将带你告别2019、展望2020年的国漫市场。

​“经常碰到无片可上的境况”。

目前,行业将动画电影短期内的希望寄托在了与《哪吒》同为彩条屋制作的《姜子牙》身上。若《姜子牙》能够在《唐人街探案3》、《中国女排》等作品同期上映的春节档中脱颖而出,或许才意味着中国动画电影的春天真的来了。

而在2018年,受税收、游戏版号等政策的影响,动漫行业的盈利模式愈发模糊,全年仅有80家公司获得69.5亿的融资,不足2017的一半。今年政策力度持续加大,影视及动画作品的内容及题材受限,易触碰雷区。广电审核的制度拉长了制作周期,返工频率增加,导致资金压力变大,可谓是风险重重。

根据灯塔提供的票房数据计算,2019年已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数量超过30部,总票房接近66亿,其中《哪吒》占50亿。而2018年动画电影票房则接近16亿。即若排除爆款作品《哪吒》,动画电影票房连续两年来并无明显的出入。

显然,随着番剧的处境愈发艰难,在未来的市场中,头部IP的效应也会越来越明显。而据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预言家游报了解到,衍生品,品牌联动等方式将会成为番剧的盈利大头。

因此,今年许多动漫公司都不敢盲目引进或开发新的番剧项目,担心会造成大量的前期投入或项目积压。庞大龙表示若森数字会在2020年将目标主要瞄准动画电影项目,原因之一就是电影立项后对团队稳定有好处,而番剧项目在目前环境中随时会有问题出现。绘梦动画的首席导演王昕也向娱乐资本论说道,在今年的政策环境下再大力引入新内容并不是明智的选择,谁也预测不了接下来的风口会往哪吹。

这无疑又增加了风险,在整个2019年,无论是资本还是平台或制作公司都十分谨慎。项目变现难、院线排片少、工业化流程不完善、人才缺失、题材受限等问题依然是动画行业在2019年仍没有解决或是新增的硬伤。

文|娱乐资本论矩阵号预言家游报(id:yuyanjiayoubao)